“互联网+”时代的工业转型

发布时间:2018-12-5信息来源:热度:

      当前中国及大多数国家的工业发展都面临着极大的困境和挑战,亟待寻求工业回归、工业转型升级的战略方案。中国大多制造企业处于“微笑曲线”中间区域的生产与制造环节,面临着诸如:核心技术薄弱、创新能力不强、低端产品产能严重过剩而高端产品制造能力较低、产业结构不太合理、人口红利透支等问题。 现已难以支持可持续发展,亟待进行转型和升级,向高端和高附加值领域寻求出路,以摆脱当前困境,由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迈进。

     与此同时,互联网+发展迅猛,迅速融入渗透到了传统的各行各业,从人们的衣食住行、社交、商贸,到金融、教育、医疗、政务等,效果显著。这种互联网+传统行业的融合并非简单的传统行业互联网化,而是一种新的经济形态,有着极具活力的思维及创新的商业模式。所谓互联网思维就是以用户为中心、以用户需求为导向、以用户体验为核心,希望人人可以参与发展和创新。在互联网+时代,货币及各领域的产品已不再稀缺,市场已变成供需平衡甚至供大于求,稀缺资源变成了人们的时间、注意力以及个性化产品。因此,企业的商业模式需要从如何增加产品的供应量和多样性,转为如何加强跟用户的连接并提供个性化产品,以赢得用户的关注与选择,如通过社群聚拢用户、通用免费吸引用户等。典型的互联网+商业模式包括:工具/内容+社群+电商/微商/分享模式、长尾型商业模式、跨界商业模式、免费商业模式、O2O 商业模式和平台商业模式。互联网+思维及其创新的商业模式为处于困境、亟待转型升级的制造业提供了一种新的转型方向。

     在工业4.0变革的浪潮下,2015年,中国提出了“中国制造2025”的宏大计划,计划通过推进信息化和工业化的深度融合来引领和带动整个制造业的发展,实现技术、产品、业务的融合和产业衍生。很多企业也从自身商业角度出发,为解决不同的问题,进行了各种实践尝试与探索,如,通过改革生产方式和商业模式、提高生产技术,实现客户个性化定制产品的小批量大规模生产,解决工业产品大规模产能严重过剩与无法满足客户对产品的个性化需求的问题,以满足客户尊重与肯定及自我实现的需求;尝试通过网络化协同制造解决核心技术薄弱、高端产品制造能力较低的问题,即借助互联网或工业云平台,发展企业间协同研发、众包设计、供应链协同等新模式,以有效降低资源获取成本,大幅延伸资源利用范围,打破封闭疆界,加速从单打独斗向产业协同转变,促进产业整体竞争力提升;或尝试通过创新创业、制造业分享型经济改善产能过剩而资源未得到有效配置及自主创新能力不强的问题。

理论基础

     不管是个性化定制、网络化协同制造,还是制造业分享型经济转型模式,其深层次触发原因都离不开马斯洛高层次需求、生产型消费者和共享经济,如个性化定制中消费者开始寻求崇尚自我、彰显个性的商品,正是为了满足其尊重与肯定及自我实现的需求,亦即马斯洛高层次需求。这些转型模式的实现都需要平台为基础设施,需要平台战略为指导。因此,可以认为马斯洛需求理论、生产型消费者与共享经济、平台战略是工业转型的理论基础。

马斯洛需求理论

     在物资匮乏年代,消费者最大的需求便是生理需求和安全需求,购买的产品只要具备相应的功能即可。而今,物资已变得极大丰富,很多消费者已不再满足于仅获得产品功能,他们开始追求复杂的、多层次需求的同步满足,如希望能与使用相同产品或具有共同喜好的人进行交流以获得情谊与归属感,希望藉由自我实现获得肯定与尊重,如表达自我思想、使用个性化产品等,因而,归属与爱、尊重和自我实现这三层需求的界限不再那么明显,在初步获得情感及归属感时,就渴望尊重与肯定,且对后者的渴望随着对前者需求的增强而增强,直到对后者的渴望超过前者,占据支配地位;对尊重与自我实现的需求的关系与此类似,只是自我实现需求的出现相对更迟,渴望的强度增长更缓慢,会一直是激励消费者的最重要的因素,可由此对马斯洛需求层次进行重组。

     由此可见,消费者的需求已产生很大的变化,在低层次的生理需求和安全需求得到满足之后,转向了对归属与爱、尊重与肯定以及自我实现中的一种或多种层次需求同步满足的时代,消费者的需求变得多样化、个性化,这就要求制造业产品具有足够的功能、情感、自我实现及其他层次需求向外延伸的能力,在满足消费者需求的同时进入价值创新蓝海。

生产型消费者与共享经济

     近年来,随着全球制造业的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各个行业和领域普遍出现了产能过剩,人们积攒了或多或少的闲置物品或资源,希望与人共享;而互联网的发展使得平台的搭建、消费者之间的互联变得更为便捷、容易。条件具备之后,共享经济发展极其迅猛,在国外已渗透到众多领域,包括出行、空间、金融、知识/教育、饮食、医疗健康、资源和任务等。共享经济的主要特点可归纳如下:(1)强调使用权,淡化拥有权,使用比拥有更有价值;(2)商品或服务的生产者和消费者边际模糊,生产型消费者出现;(3)从过去的商业机构(B端)向个人(C端)提供服务,转向更多的C端向C端提供服务,这些C端既是消费者也是生产者;(4)共享平台提供供需方信息认证、高效率服务双方匹配、评价、交易、客户服务功能,不提供商品或服务本身。当前,主要由平台来为共享经济群体的个体建立并保障相互有效的、值得信任的关系,并由此获得收益。(5)组织的结构和雇佣关系发生变化,更多以“商业伙伴”形式出现,没有雇佣关系。

     当前,共享经济也面临一些问题,包括:(1)现有法律和规范存在模糊的边界,如网络约车也是为公众提供运输服务,但现有法律法规规定,未取得营运许可的人员和车辆对外提供客运服务是非法的;(2)共享经济带来的新的协同式工作和生活方式,对人们的诚信和安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若买卖双方的信任不再,或买方对卖方提供的产品或服务不满意时,会导致纠纷出现,仅靠平台来解决问题显然不够。因此,需要探讨这些新生的共享经济企业服务方式的合法出路,制定相应的管理制度,更好地促进经济社会的发展。

     虽然目前共享经济主要应用在日常衣食住行等传统领域,未来,制造行业必定会成为共享经济的主战场,通过共享平台,制造企业可以便捷分享产品、生产能力等,还可以让消费者参与到产品的设计研发与生产过程中,满足消费者的个性化定制需求。目前,国内已经有不少企业在尝试提供生产能力的共享,如沈阳机床厂i5智能平台、阿里巴巴淘工厂等。

平台战略

平台经济是一种虚拟或真实的交易场所,本身不生产产品,但可以促成双方或多方供求之间的交易。概括地说,平台商业模式指连接两个(或更多)特定群体,为他们提供互动机制,满足所有群体的需求,并巧妙地从中盈利的商业模式。其精髓在于打造一个完善的、成长潜能强大的、双方共赢的“生态圈”。它拥有独树一帜的精密规范和机制系统,能有效激励多方群体之间互动,达成平台企业的愿景。平台生态圈里的一方群体一旦因为需求增加而壮大,另一方群体的需求也会随之增长,从而建立了良性的循环机制,通过此平台交流的各方也会促进对方无限增长。通过平台模式达到战略目的,包括规模的壮大和生态圈的完善,乃至对抗竞争者、拆解产业现状、重塑市场格局。如百度、腾讯、淘宝、阿里巴巴等知名企业通过应用平台战略已成功创新商业模式,形成以平台为载体的规模壮大的生态圈,拆解传统产业,重塑基于互联网效应的市场格局。

平台产业与传统产业最大的不同在于,它塑造出了全新的产业模式,通过使用者之间关系网络的建立,达到价值激增的目的。平台模式为传统企业转型提供了契机,传统企业可通过建立自己的平台生态圈,或加入行业龙头企业建立起的平台生态圈实现转型。若想将平台战略发挥到极致,最重要的是打造一个多方共赢的生态环境,并在平衡中成长、壮大,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个性化定制

     在工业社会,消费者对产品只要求高质量、低价格、买得起且能够满足功能需求,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物质产品的极大丰富化,人们不再满足于使用大规模生产出的、标准化的、统一化的产品,进而开始寻求崇尚自我、彰显个性的个性化商品,亦即追求马斯洛需求中的高级需求——尊重与肯定、自我实现需求,人们从单纯的消费者逐渐向生产型消费者转变,不可避免地导致了产品大规模产能过剩与个性化需求供应不足的矛盾,企业要想扭转局面,必须尽快提供个性化定制服务。在此背景下,个性化定制成为了制造业改革的一种选择,不少企业已走在个性化定制之路上,如海尔提出了您来设计我来实现的口号,红领集团立志于为消费者提供合身的西服,消费者可以参与产品设计、生产环节。

     实现个性化定制的好处是显然的,首先,消费者参与的个性化产品设计可以降低设计成本和设计风险,企业设计好产品的共性部分后,不需要再大费周章地设计迎合市场消费者的样式、外观等,且可降低不被消费者接受的风险,并保证设计不会落伍,产品不会滞销;其次,个性化产品可以提高产品的附加价值,消费者通常会愿意为一件彰显个性的、与众不同的产品付出更高一些的价格。然而,个性化定制也有其先天劣势,即与批量化、规模化的机械大生产相比,传统的个性化生产意味着数量有限、生产周期长及价格昂贵。消费者是否愿意为个性化定制产品付出昂贵的价格和漫长的等待时间?在以前,答案几乎是否定的,只有极少数贵族、富豪能够享受量身打造的产品。现今随着工业4.0的到来,各类新技术不断运用到生产中,包括互联网平台、物联网、大数据技术、智能制造等,有助于消费者快速、便捷的参与产品的设计,并有效缩短个性化产品的生产周期,使个性化规模生产逐渐成为可能,于是,个性化定制产品不再昂贵,等待时间不再漫长,个性化定制逐渐变得切实可行。随着消费者越来越个性化,个性化需求日益增强,个性化定制已成为工业4.0时代制造业转型的必然趋势。

网络化协同制造      

     科学技术的发展,促使行业分工和专业分化越来越细、越来越专,制造业呈现出明显的业务分散化、精细化的趋势;而现代商品却越来越复杂,一件产品往往包含多个领域的知识和技术,需要多方不同的生产设备、技能与工艺,以至于单凭一个企业很难(出色地)完成一项产品的研制、开发、制造、销售与售后服务等所有环节的全部工作。于是,在网络信息技术的支持下,出现了各种按照不同结合点(如市场机遇、技术等)进行协作所形成的企业间协作方式,如供应链、资源外包、虚拟企业、战略联盟等,以实现规模效益和竞争资源的合理配置。这些合作企业基于网络实现产品的协同制造。网络化协同制造可定义为按照敏捷制造的思想,采用互联网技术,建立灵活有效、互惠互利的动态企业联盟,有效地实现研究、设计、生产和销售各种资源的重组,从而提高企业的市场快速反应和竞争能力的新模式。该模式实现企业间的协同和各种社会资源的共享与集成,高速度、高质量、低成本地为市场提供所需的产品和服务。

     网络化协同制造并不是一个新的概念,航空、汽车等行业开展网络化协同制造已有几十年的历史。如,航空发动机研制是一项多领域迭代耦合过程,由于航空发动机具有几何形状复杂、性能要求高、研制信息量大、涉及学科多、制造工艺难、研发周期长等特点,其研制需要由多团队、多学科、多设计所、多制造企业共同参与完成。中国商飞公司研制的C919大型客机,通过网络化协同制造平台,实现了国内70多家机体结构供应商、材料供应商,200多家国内企业、20多所高校,以及17家国际机载系统供应商的跨领域多主体全球化的协同创新,缩短了研制周期、降低了研制成本,提高了研制质量和研制效率。

     随着新一代信息通信技术的发展,包括云计算、物联网、互联网+等,赋予了网络化协同制造新的内涵。在互联网+的大环境下,网络化协同制造指企业借助互联网或工业云平台,发展企业间协同研发、众包设计、供应链协同等新模式,能有效降低资源获取成本,大幅延伸资源利用范围,打破封闭疆界,加速从企业独立运作向产业协同转变,促进产业整体竞争力提升。

制造业分享经济

     随着零边际成本社会的到来,一种新的经济系统分享经济诞生并迅速繁荣生长,没几年便席卷全球,渗透到了交通、住宿、家政、医疗、教育、金融等领域,并受到资本的追捧,成就了一批诸如UberAirbnbWeWork、滴滴打车、人人贷等“独角兽”企业,成为推动经济发展和产业变革的新兴力量。尽管目前的分享经济多数集中在消费资料的分享,但仍然为处于困境的、亟待转型升级的制造业提供了一种转型的新方向。

     据权威机构预计,2025年互联网有可能在中国GDP增长总量中贡献4万亿~14万亿元,取决于企业的应用程度。我国企业90%以上属于中小企业,对全国GDP贡献率超过了65%,是就业和创新的重要来源,但这些企业普遍研发能力弱、市场拓展能力不足、资金和人才匮乏、管理不规范等,因而有些企业可能缺技术、缺生产能力、缺生产资源,而有些可能缺订单而生产能力、生产资源闲置,或者生产技术亟待输出;另一方面,大型企业在处理客户订单时,也需要具有专业化能力的中小企业的支持,包括协助生产、原料供应、服务等。对此,国家相关部门希望能够以平台的形式将社会上闲散的生产资料、生产能力、创新技术等集中汇集起来,使分散在社会、各企业中的闲置的相关制造资源,能够实现其价值的最大化,使供求方和需求方能够实现快速对接。

在此背景下,2013年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了工业化和信息化深度融合行动计划,明确提出了要支持工业云服务平台的建设,并于同年实施了工业云创新行动计划,确定了北京、天津、河北等16个省市开展工业云创新服务试点,探索共享经济新模式。20165月,国务院进一步发布了《关于深化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其中提到“推动中小企业制造资源与互联网平台全面对接,实现制造能力的在线发布、协同和交易,积极发展面向制造环节的分享经济,打破企业界限,分享技术、设备和服务,提升企业快速响应和柔性高效的供给能力”,开启了制造业领域的分享经济化改革。

     当前,随着信息技术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使生产领域具备了发展分享经济的基础条件,即解决了三个最基本的问题:谁和谁交易、交易什么以及怎么交易的问题。对于第一个问题,无论是分享资源的提供者,还是分享的对象,交易双方是碎片化的、分散的市场,而信息通信技术提供了平台,把分散的双方进行精准的匹配。对于第二个问题,过去的生产能力是不可计量的,现在的信息技术可以将其转化成时间、里程、产量、精度等单位,对服务加工的能力进行计量,促使交易完成。对于第三个问题,由于信息通信技术的出现和应用,使搜寻成本、物流成本、支付成本都得到了降低,带来了交易成本的最小化。至此,分享经济付诸实施的三个基本问题得以解决,分享经济即将大踏步进入制造环节。

 

案例:沈阳机床的i5智能机床租赁

我国企业使用的中高端数控机床,其数控系统长期被西门子、Fanuc(发那科)等外企垄断。为解决此问题,20067月,在中央领导的指示下,沈机集团开始研发数控系统,历时5年多,完成了该系统的自主研发,即i5智能系统,在该系统中,研发团队更是创新性地植入了“互联网”元素,数控系统的所有数据都能传到互联网上,采用更友好的类手机软件用户界面。i5智能机床一经展出,便被誉为全球首创的体现“工业4.0”理念的机床,推出后便迅速获得市场认可,用户总数已达数百家,主要分布在江浙地区和珠三角一带,后者的用户集中在3C(通信和消费电子)行业,用于加工电子产品(如智能手机)的金属机身。专为3C行业量身定制的M1智能高速钻攻中心,因其加工精度、效率与使用与Fanuc和西门子数控系统的机床不相上下,而占地面积小,成为“i5”数控机床销量增长的主力。然而,2015年下半年,3C行业的订单骤然下降,很多企业不愿意冒风险购置机床设备,沈机集团面临着市场需求放缓的风险。在这样的形势下,沈机集团依次做了如下三件事:

1)以机床租赁的方式分享其闲置的机床,租赁价格依据i5数控机床返回的一些加工数据而定,如用户按照机床加工零部件的品种、数量、加工时间进行付费,实现了“0元购机、在线交付”。用户购买的不是机床,而是机床加工能力;用户拥有的不是机床的所有权,而是机床使用权,这就是分享经济在从消费环节进入生产环节、从分享消费资料到分享生产资料的重要标志。通过租赁,制造企业可以在有订单的时候租赁机床进行生产,行情不好时退还机床,转向其他行业。因此,即使整个行业呈现下滑趋势,i5数控机床的销量依然有增无减。2015年下半年,在珠三角地区以租赁形式售出的数控机床占到了总销量的80%

     (2)专门设计开发了快速可重构的M8系列产品,以适应租赁方式下的灵活性,提高机床利用率。M8的特点是机床机身架构不变,但工作台及其功能部件可以拆卸重构,于是一个机身可以变成8个机种,包括钻攻、卧式车铣、立式车铣、倒立车、五轴联动等,可以加工不同的产品。一个用户完成某种产品加工之后既可以自行更换工作台以加工另一种产品,也可以在某个用户完成自己的加工任务退租后,由沈机拉回机床更换工作台,再租给另一家用户加工其他的产品。

3)依托i5数控系统,与神州数码、光大金控联合打造“智能云科”云制造平台。现今已有2000多台i5数控机床连在云平台上,预计今年底将达到1万台,为包括创客在内的客户提供闲置机床;又如珠宝个性化定制,为消费者打造有特定要求的首饰等,需求方可通过云平台分享i5数控机床的生产能力。